深圳彩印店铺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最新资讯 >【三进三帮 · 征文】那抹深秋的晚霞

【三进三帮 · 征文】那抹深秋的晚霞

发布日期:2021-05-13 11:50:48 来源:泗洪督查


编者按
       一次走访收获一份真情,一封稿件诉说一份感悟。自“泗洪农商银行杯”大走访征文活动开展以来,全县广大党员干部热情参与,用文字抒写走访情怀,用语言表达帮扶感情,展现了“三进三帮”大走访活动的良好成效。现开通“三进三帮 · 征文”专栏,连续推荐感情真挚的美文与您共飨。

那抹深秋的晚霞

那是一个深秋的下午,簌簌落叶从枯枝上飞旋而下,瓦蓝的天空中太阳释放着她的热情,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好舒服。第一次去临淮居马文华家,老人正在门口剥豆子,老伴蒋建国坐在门前的凳子上打着盹儿。马奶奶看到我来了,礼貌性地指了指旁边的小凳子,似乎对我这样来访的外人已经司空见惯。我表明来意后也就不客气的坐下来,在这午后温暖的阳光下和她聊了起来,我和她聊豆子的收成,聊老两口的身体状况,聊她儿子儿媳在外打工情况,聊她那在县城上学的调皮孙子,还聊了很多很多。

半天过去了,老人的表情有点诧异,可能诧异这个小伙子怎么和她聊了这么多,也可能诧异我没有拍张照片就“完成任务”。快要结束时,我问及她有无诉求,老人刚准备开口,就被一道声音打断了。“讲了有什么用?你以前跟那些人讲的少了?”原来在一旁“睡着”的老伴这时候醒了。“我看这小年幼挺有诚意的,要不跟她说说?”“随你”蒋建国冷冷的丢下两个字便提着板凳进屋了。

我从老人口中了解到,她家即将拆迁,村里干部说他们可以买老年公寓,然后申报渔民上岸安居工程补贴。可不识字的老两口拿到宣传单看着密密麻麻的申报流程像是看天书一般。这项惠民便车怎能在落实的“最后一公里”抛锚?我进屋把那套申报流程看了一遍,内容很详尽,但程序较为繁杂,涉及到个人申请、村居评议、开具证明、拍照取证等。这一整套手续对签名只会按手印的老年人来说无疑是个拦路虎。

我请老人等我几分钟。随即打电话到镇渔民上岸办公室,就具体细节请教了工作人员。脑中思路清晰后,我从头到尾向他们解释一遍,哪些是村干部负责的事,哪些需要镇上的同志下来办理,哪些手续需要自己跑、到哪跑、找谁办等等。老两口听得很认真,偶尔还会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把具体事项说完后,我留下我的联系方式,心中成就满满地走向下一户人家。

原本以为这事已经告一段落了,然而在半个月后,我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临淮的杨干事吗?”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没有底气,更像是鼓足勇气拨通的电话。

“你好,我是。请问你是哪位?有事吗?”

“我是临淮大队的蒋建国,能不能麻烦领导问一下评议会都开过了,怎么我家的补贴还没下来?”这次声音大了点,还带着丝丝焦躁。

蒋建国?补贴?当我把这两个词凑到一起,脑中顿时想起了全部经过。回到老人的问题上来,我像一个被老师问住的学生,脸上火辣辣的答不出所以然。

“我帮你问问,等会回你电话好吧”我的回答更像是请求老人的谅解。

“那谢谢啊”谢声中仿佛看到了希望。

我立刻到渔民上岸办公室,向负责同志问个明白。心里暗暗告诉自己,补贴款有了进度一定第一时间告诉老人家。“帮”不限于帮一次,要事事回头望,件件有着落。

“蒋建国是吗?你家所有手续材料镇上已经审核通过了,正在汇总往县里报。”

……

“你好,对,我是小杨。你们家的补贴公示已经出来了,有什么情况了我再联系您。”

……

“补贴钱已经陆续到账了,我带你去银行打个单子看看?”

我刚出城门楼没走多远就看到蒋爷爷在村口等我,眼神急切又兴奋。到了银行,说明来意,我接过老人那略带体温的存折本递给了柜员。随着“吱吱吱”的一阵打印机声,明细下面多了一行——存入30000元。

“你看,三万块钱补贴到账了啊。”我拿起柜台上的放大镜放在存折本上指给他看。

蒋建国的神情有点懵,把三后面的零数了两遍才放心。他拉我的手有点用力,“这么顺利能办下来,真要谢谢你啊,谢谢你们共产党好干部啊。”“不客气,不客气,我小年幼的腿脚灵光,多跑几趟不碍事。”

把蒋爷爷送回去后我谢绝了老人家的挽留,走在乡间小路上,抬头看着天空那抹深秋的晚霞甚是美丽,拉长的影子让我更加脚步坚定的迈向美好的明天。 

(作者:临淮镇 杨寄予)

  编辑:毕书强   徐   硕

  审核:胡继云   华晓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