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彩印店铺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新闻 >下雨天,相约记忆里的江西

下雨天,相约记忆里的江西

发布日期:2020-06-30 06:56:10 来源:青乡蕉

总觉得回到了梅雨时节。

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似乎没有停歇的打算。

这一刻,本该写写南京的。却因为下雨,让我想起了记忆中漫步九江和景德镇的情形。于是,下雨天,我想与你相约记忆里的江西。

我一直有写游记的习惯。因而,记忆里的九江同样有属于它的游记。并非懒惰,只是觉得那一刻的感受是沁入骨髓的。常说时间是治愈伤痛的良药,时间又何尝不是遗忘过去的天敌呢?



 此刻,困倦于火车站内,耳边响起一次次接站播音……

  候车厅内处处是等车的人。有并排坐在深色楼梯间的同伴;有相拥在灰暗楼道里的情侣;有半躺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的老人;有依偎在父母亲怀里熟睡的婴孩……当然,更多的,还是低头玩手机的年轻人,例如我,例如群群。
      凌晨三点五十分的火车。也许,这是我为什么选择用文字消遣时间的原因。虽难以理解,却情有可原。
        三天,我们从汉口奔向庐山,从庐山辗转到九江,从九江游离至景德镇。原本爬庐山的计划因天气原因瞬间改变。然而,依旧想说,不虚此行。
       潜意识里的九江依山傍水,钟灵毓秀,仿若人间仙境。然而,略显残破的街道,半新不旧的建筑,公路上随处可见的摩的…让我的美好念想瞬间瓦解。入住“五彩今天”酒店后,原本阴郁的心情因美好的室内装潢变得明朗起来。

浔阳江头游两楼,斜阳倒影水悠悠。”初遇浔阳楼,脑海中回想的便是白居易的《琵琶行》“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一句。也许,曾为古代酒楼的浔阳楼就是送别之地。驻足浔阳楼顶,抬眼望去,斜阳笼罩下的长江水在春风的吹拂下掀起层层涟漪,仿若琵琶女琴音荡漾的阵阵音符……酒乐、残阳、流水,喻之为别离。再见锁江楼。相传这里是治理长江水害之地,楼中的锁江塔,为镇水之宝。年代略为久远的宝塔在风雨飘摇中几经沉浮,屹立不倒。游览两楼后,便一路前行至长江边。晴空突然下雨使得浩浩长江更添一丝妩媚。岸边头戴蓑笠的老者,便将“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一句诠释的淋漓尽致。

 雨后的斜阳,在与乌云的抗争下,将一束束红光倾洒在江面上。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正是此刻长江的情态。

告别九江,我们慢条斯理的驶向景德镇。如果说九江还曾让我抱有一丝幻想,那景德镇则彻底浇灭了我幻想的热情。也许,中部城市并没有我想象中的繁华,相比之下,冠以旅游城市称谓的它们更加生活化、真实化、随意化。这样的城市,代表了绝大部分中国经历发展的现况,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旅游城市的短板。


 誉为“中国四大古镇”之一的景德镇,同样被称作瓷都。色彩纷呈,种类繁多的瓷器是这里的代表。白瓷、青瓷、青花瓷、彩瓷……从几厘米到几米,从酒杯到水缸,从制瓷工艺到五大名窑,从民俗民风到陶艺村,偌大的景德镇瓷器文化,让人震撼不已。瓷器店老板告诉我们,瓷器的颜色是根据瓷器烧制时间不同决定的,而瓷器上的花纹,则分手绘与印制两大种,而根据具体的方式不同,又有更为细致的区分。印象较深的有种叫做玲珑釉的制瓷技艺,资深的制瓷老人在光滑的瓷器底部用专用工具绘图。我不知道那种工具是什么,也许是小刀,也许是类似毛笔端的坚硬物质。

我一直很钟爱民俗。曾看过凤凰苗族播种、织布农业活动方式,但类似这种制瓷工艺却是第一次见。松散的泥土经制瓷艺人的制作,松类柴木的煅烧,后期手绘彩印,成为一件件美妙绝伦的工艺品。


 三天就这样迅速结束了。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天我和群群已然成为“摩的”达人,在车辆较为拥挤的所谓市区内横冲直撞,在人迹罕至的校园内逆风速行,如此酸爽的感觉,此生难忘。还有,江西人民给我的感觉很质朴,很温暖。不同于一般旅游城市市民,这里的人们总是真诚的告诉我们,其实这里并不好玩,什么地方值得不去,什么地方并不怎样。过早时老板娘的热心,路途中摩的大叔的讲解,建议,祝福,都让我对这里产生了美好的情愫。
     此刻,候车厅等车的人已寥寥无几,一路陪伴我的群群已在我旁边睡着。对哦,这姑娘……


                           ——
写于乙未年五月三日




这姑娘,已经抛弃我回大新疆了。所以呢,如此善良的我仍旧要送祝福给她。据说她整天对着电脑,已经变丑了。所以呢,我衷心的祝愿她在今后对着电脑和加班的日日夜夜里,越来越chou(piaon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