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彩印店铺协会

光阴|未知的明天:北大未名BBS的道路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本报记者

陈宗庆 法学院2015级本科生

黄竹莎 中国语言文学系2015级本科生

任靳珊 艺术学院2016级本科生

张冠群 信息科学技术学院2012级直博生

袁清晗 光华管理学院2015级本科生


2012年10月25日,北大网友熟知的“燕园解放组织”下属分支机构“万柳烈士旅”(虚拟ID组织)中的四人携带“武器”,乘坐电动车,对北大东门楼群区域内的野狗群进行了观察、围捕与驱赶。最终以野狗群落荒而逃为结局。记录这一事件的帖子早已被无数新帖覆盖,淹没在未名BBS之中,只在“未名起居注”中留下了“打狗的汉子你威武雄壮,小mm愿燃烧在你的胸膛”的话语。 



当天的未名起居注中记录下了这一事件


如今未名BBS上有意思的主题帖似乎逐渐减少,BBS也不再是当下每一个北大学子必须拥有的燕园回忆。然而在曾经的燕园中,不少人的网名可能比身份证上的姓名被更多人了解。


燕园里的言论交锋地
 ● 


 “公共生活”版块、“时事”版块和“三角地”版块十年前就已出现在BBS上,从那时开始,未名BBS渐渐发展成为了燕园里一个社会舆论的发酵场。 


 “在新事物刚出现的时候,更多的是摸索着前进,我们将BBS看做一个实验,一个模拟校园民主的实验,让大家有发声的机会,让不同的思想碰撞,言论交锋,进行争论和自我淘汰,不过我们最后发现,民主真累。”一位来自物理学院的匿名站务如是说道。


2012年11月23日,物理学院2010级本科生杨栋(时任学生会权益部部长)将学生与餐饮中心沟通太阳卡情况的会议记录发在BBS上,当时校内流通着约20000张太阳卡,大量校外人士使用太阳卡在北大就餐。帖子一发出,关于太阳卡与学生食堂就餐的问题迅速成为争议的焦点,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同学们表达了对于清理太阳卡、限制使用太阳卡就餐的迫切要求。有人在BBS上贴出了“北大人,忍够了”的海报。在进行多次听证会和交流协商之后,12月3日,学校提出了解决办法,减少了太阳卡数量和使用窗口。2011级本科生李子豪(化名)回忆起这场“太阳卡风波”时说道:“那个时候让我意识到,北大是真的看重自由意志的地方,也让我意识到,通过协商与真正的探讨,我们可以将很多事情解决。”


艺术学院2015级研究生李尽沙对BBS作用的理解是:“它为北大学生和外界媒体之间提供了缓冲地带,时刻启蒙着我们自己,也警醒着这座校园的守护者们做到更好。” 


但是如今,新近的网友似乎更多地将BBS作为了解校内信息的平台。“十大总有鹊桥和boy,heath一直在卖苹果产品,兼职版总是心理系求做实验,图书馆清理储物柜的通知总是发不完。”工学院2011级本科生许智渊(化名)调侃现在BBS上的热门话题。


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热门贴子被顶上“全站十大”,正如谁也无法预测BBS究竟走向何方。


“我们享受的是精神食粮”
  


尽管今天的BBS已经不复往日的热度,但在20世纪90年代,刚刚进入燕园的BBS曾经非常辉煌,几乎和“水木清华”一同开创了高校BBS的新时代。


伴随着电子公告牌系统(BBS)在CERNET(China Education and Research Network)的兴起,名为“阳光创意”的BBS进入了北大。1999年9月17日,为了庆祝北大研究生宿舍楼通网,北大物理系1993级本科生吴涛用自己的个人电脑搭建了一个BBS。这个BBS被人称为“一塌糊涂(YTHT)”,是“一、塔、湖、图”的谐音,采用博雅塔、未名湖、图书馆的画面作为进站图片。由于“一塌糊涂(YTHT)”BBS面向社会公众开放,所以很快便积累了大量用户,峰值时常超过2万人。


与此同期发展的,则是现在校园内仍然使用的未名BBS。



“一塌糊涂(YTHT)”BBS进站图


在电脑还不普及的年代,BBS尚属于新鲜事物。“公共生活”、“三角地”和“鹊桥”等板块迅速成为了同学们生活的重要部分。为了登陆BBS,他们纷纷涌向学校机房,在去往机房的路上相互打着招呼,聊着BBS上的热点话题,猜测今天的BBS上又会有什么神文。进入机房,上机时间有限,座位也有限,读回帖、等候网友的回复有时就像等待家人的长途电话一样漫长。


有一次,历史学系2003级本科生刘力(化名)正在机房中与一名网友在BBS上你来我往,争论得热火朝天,突然听到对面电脑前的人小声念叨着刚刚发的话,那时他才猛然发现,坐在对面的人正是帖子另一边的对手。


社会学系2001级本科生陈瑞回忆,对于当时的北大学子来说,去机房上BBS几乎和去食堂吃饭同等重要,“只是我们享受的是精神食粮罢了,就像是找寻一些独特风味的小吃”。 


对于13年前的北大人来说,像今天一样使用微信便捷地传递消息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同学们通过浏览BBS上的资讯,及时掌握校园内外的资讯。


非典时期,未名BBS为了增加大家对SARS的了解,开设了非典型性肺炎(SARS)临时版面。北大红十字会在BBS上进行SARS在线答疑,心理学系老师做客线上,解答非典期间容易出现的心理问题,自行车协会还发表了《我们的SARS宣言》。


在此期间,由于医疗人员紧缺,医学部的一名同学在一线实习。他每天坚持在BBS发帖描述了解到的最新SARS疫情,并为同学们提供防治建议。法学院2001级本科生刘洋(化名)对这件事印象深刻:“在当时不那么透明的信息体制下,这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


 “BBS是一个基于北大人的讨论平台,我已经坚持了10年,一年360天,其中超过250天都会登陆。有时候是一两分钟,有时候半个小时。”历史学系2006级本科生张瑞(化名)说道。


“为这些人死了也情愿”
  

 

“2002.07.25 注册,

2004-09-15 我的第1次发帖,

2004-09-15 我的第100次发帖,

2002-07-25 我的第1次登录,

2007-01-01 我的第1000次登录。”


未名BBS的“十六周年站庆”的版面上,名为Rainflight(ID)的校友记录着自己的十四年未名之路。


这十余年间,从沐浴夕阳下的博雅塔到倒影着杨柳的未名湖,从瑞雪覆盖的红楼到悠闲自在的萌猫……未名BBS的登陆页面一页页翻过,同学们热衷的话题也在不断变化。


申办北京奥运会期间,就有不少同学在BBS上发表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北京的基础建设水平还不足以承办奥运会,劳民伤财;也有人认为应该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在中美撞机事件后重新树立形象。陈瑞回忆:“当然最后申奥成功的时候,最多的还是祝福,我当年也参加了庆祝的游行。”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未名BBS进站图


法学院2002级本科生王健(化名)初入北大时,通过BBS得知了普京要来访问的消息,尽管没能亲临现场,但通过BBS上实时更新的帖子,他也感受到了现场的气氛,“一度有人在BBS上征求提问普京的问题,让大家打开脑洞,虽然现在一直不知道最后的问题到底是什么。”


除了在BBS上登录、发帖,进行线上讨论,很多志同道合的人通过未名BBS上的版面相互结识,将友谊延伸到了线下。


2002年,通过一塌糊涂BBS,就读于北大的郭玉闪和几个朋友一起,建立了一个网络之下的读书沙龙,最早叫“柚子party”,在北大哲学系研究生的宿舍里定期聚会,每次邀请一位老师或者有故事的学长主讲,其他人边吃柚子边参与讨论。后来人员渐渐增多,就转移到北大静园草坪,改名为“草坪沙龙”。


2000年“梦回红楼”版的公告中写道:“为热爱喜欢红楼艺术的虫虫提供讨论的空间,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并喜欢上红楼梦。”法学院2002级硕士研究生张培祥(ID“flyingflower”)便是其中的一位超级红迷。她的《大话红楼》曾风靡全国高校BBS红版,短篇《卖米》亦被号称“夜看红楼论坛第一呆霸王”的方金誉为“可入选小学语文课本”的佳作。(点击文末“阅读原文”获取《卖米》原文)


2003年非典期间,一直坚持着在“梦回红楼”版面写读书笔记并受到大家喜爱的“flyingflower(ID)”患上白血病,网友闻讯立即在未名BBS上发起募捐,他们建立“飞花”这一栏目,并写下了对她的祝福,“bless”、“祈祷”、“保佑她”的字样顿时占领了网页。


她的同学把BBS上大家祝福的话语打印了一份带到医院。张培祥在离世前回忆:“当时在医院门口接过来一看,厚厚一大迭,就知道又有不少眼泪要壮烈牺牲了。果然,坐在床上看时,刚看了第一个字眼眼泪就下来了。我想,我大概有点了解宝玉挨打后,见到众姐妹的怜惜之态时的心情了,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情愿。”


三个月后,张培祥离开了人世。大家自发来到静园,来到未名湖边,一起朗诵“飞花”的作品,将她对生活的热爱、对红楼的不舍都倾注在这一泊湖水之中。



未名BBS上纪念“飞花”的文字


许多人在BBS上找到了心灵的寄托地,对此恋恋不舍。从BBS上取材,有人写了小说,有人做了游戏,《北大奇侠传》这款游戏就曾经在校园里广为流传。今天的版务们坚持制作着版衫,举办版聚,未名起居注也在日复一日的更新,努力让BBS的色彩不要从生活中淡去。


十年前,一群20岁的青年在BBS上激烈地交锋;十年后,依然是一批20岁的青年,在这里延续着讨论。


不断更新的交友聊天平台让人们目不暇接,许多人点开BBS只为了寻觅课程的往年试题,匆匆一瞥。然而,北大的BBS曾让一代人在虚拟的世界中找到了归属感,留言和回帖中是属于他们的情感沉积。无论BBS将走向何方,只要回想起自己的大学时光,那些熬夜看帖、等候留言的日子便又重新浮现在了眼前。


图片来源于未名BBS

微信编辑|刘勤献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