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彩印店铺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 >一本书到底值多少钱

一本书到底值多少钱

发布日期:2019-11-22 08:34:15 来源:斯坦1995

            创作原来可以这么”贵“


1

  初来日本,心情非常好,因为周围的书店一下子变多了。仅在我骑自行车十分钟就能到的范围内,大型的书店就有四五家,面积最小的也占了商场的一整层。对于我这种至少一周跑一次书店的人来说,无疑于老鼠掉进了米缸。

  可进了书店,越逛心情就越不好——除了口袋书和过气漫画,我都买不起。

  随便一本十六开大的小册子,就要七八百日元(约50RMB);A4大小的小说,一千五(约100RMB)之内不可能拿下;如果附光碟,或者彩页印刷,甚至哪怕只是多了个硬皮包装,分分钟卖到三千(多少RMB自己算吧)以上。


                         (某堂课的指定教材)

  我看中了一本很喜欢的小说,和暑假刚看完的中文译文相比,日文原著读起来更有味道。下决心买的时候,一看价格,又给放了回去。

  之后进书店,我都会先看价格,再决定自己要不要翻开看一下。


                      (国内售价仅十元左右的漫画)

2

  “可是我真的买不起书么?”

  上个周末,又从电器城扫货回来的我,望着床上堆满了的包装袋,突然这样问自己。

  飞利浦的电动牙刷,花了将近两万日元,富士新出的拍立得更贵,蒸脸器洗脸机之类的小玩意也不便宜,就连那个小小的空气熨斗,都够买好几本精装大部头了。

  为什么走在电器城里的我,从来不会觉得“很贵”“买不起”,总能乐此不疲地扫货;可一进书店,往往一两个小时,也下不了决心买一本。

  “可是……可是这些东西和书不一样啊,它们本来就该这么贵嘛!”我自我辩解道。

  “书什么的,不是应该很便宜的嘛,怎么能动不动就上百,甚至和小家电一个价钱呢?”

 

  “书……怎么值得了这个价钱呢?”

3

  我已经不记得上一次为书花钱是什么时候了。

  在北京,学校方圆几公里,有“绝味鸭脖”、“巫山烤鱼”、“海外正品”、“韩妆代购”,可已然找不到一家书店了。

  就算有书店又能怎样呢?——当当网动不动五折特惠,地下旧书店十块钱就能买到精装版,在这种情况下,再爱书的穷学生,难道会从书店按原价买正版书不成?

  初中时,曾经也乖乖在书店买书,高中时,直接把当当网设置成桌面,大一时,去地下旧书店的次数,和去食堂差不多,大二时,kindle成了最爱,当当网也被亚马逊彻底取代了。

  毕竟和十块钱的旧书相比,三块的电子书更是便宜。

  而现在,我已经连三块钱都不愿意掏了,在网上通过绑定邮箱、新浪微盘等等,几秒钟就能搞到免费的新书。在亚马逊上买正版?太幼稚了。

 

  我为吃喝花钱,为某大牌新出的设计花钱,为一次次尴尬的会议花钱。

  我为那些实实在在的、能扎扎实实属于我的东西花钱。

 

  可我早已不习惯为书花钱了。


                          (札幌未来书屋-漫画专柜)

4

  学校东门唯一的一家书店——“野草”,在我来的第一年就关门了。书店的发起人,是一个爱书爱电影的师兄,他三年前决心开书店,亲自选书进货,只卖自己喜欢的作品。在“野草”的书架上,没有成功学、恋爱技巧,有的是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好书”。也正因为如此,书店每月的流水少的可怜。

  三年后,苦苦支撑的“野草”,连一千块的存款都拿不出,落寞地离开了师大。

  它曾经铺面的两边,“台湾大鸡排”“外贸服饰”依然生意兴隆,依然排起长队,依然斗志昂扬地驻扎在“高速发展”的北京。

 

  我深夜路过东门,看着一整排店铺:

  那家鸡排店超级好吃,胸肉炸酥撒上椒盐,和死党坐在教室里一人一口,嘴角流油;

  那家内衣店老板太奸诈了,上次被忽悠着一口气买了三件,贵的要死还不舒服。

 

  那家书店?那家书店……进去过一次,书的品味很好,不过太贵了,谁在它那里买啊?      

5

  然而相比起日本,中国的书即使按原价卖,也是很便宜了。在日本,为几本书花掉一个星期的生活费,也是很常见的。

  即便这样,书店的生意还是很好,完全不逊于隔壁的时装店、咖啡厅。每个书架前都有仔细挑选的顾客,收银台也是忙个不停。一家书店,负担黄金地段两百平米的租金,都绰绰有余。

  在这里,你找不到盗版,网购也不发达,复印店更是不允许为了省钱而复印图书。就算是旧书,也比新书便宜不了多少(因为书的价格主要在版权),而很多人气漫画的kindle版比实体书更贵。如果想看免费的书,那就只能等作家去世五十年后,版权自动消失,去“青空文库”下载了。

  我真心觉得,在看书这一点上,日本人远不够“精明”,竟然什么办法也不想,就心平气和地掏出了血汗钱。拜托,可以盗版啊,可以扫描上传啊,可以云储存啊……

  一本书,几张纸而已,怎么能卖这么贵呢?动动脑筋嘛。

 

  然而我发现,并不是日本人不想动脑筋,而是他们真心觉得,一本书,就该卖这么贵。


(伊纪国书屋札幌本店-新书柜台)

6

  在国内,其实很少接触“版权”这个概念。

  很多九零后对韩寒郭敬明安妮宝贝的认识,都来自十块钱一厚本的盗版“作品集”;网络上免费的电子书随便下,音乐随便听,电影随便看;知名大V的文字被转载、剽窃、删改,小偷们赚足了阅读量和广告费,然后再对举报的大V恶语相向。

  什么?你说我侵犯了你的版权?版权是什么东西?你创作时付出的心血和时间?呸!写本书又不会少块肉。

 

  我们觉得书就是纸,音乐就是mp3,电影就是mp4

  谁会为了十几张纸花掉上百块?谁会为了三分钟的mp3掏出一周的生活费?谁会为了一段两小时的视频,牺牲掉一件大衣?

  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就是应该免费么?

 

  你去国外旅游,逛吃逛吃,发九宫格朋友圈;你买了日韩药妆,气色越来越好,舍友都忍不住打听代购渠道。

  可你说,你看了本书,听了首歌,看了个电影。谁知道?谁看见?

  你说,你的思维更有趣了,价值观更多元了。能发朋友圈么?有照片么?发了有人点赞么?

 

  我们老是觉得,艺术“没用”。或者说,即使它有用,见效也太慢,我们等不起。

 

  所以,在中国,一本书卖二十块,其实就是卖个印刷费。作家基本人手一个“副业”,来维持基本生计。书店被挤到偏僻角落,接连倒闭。

  我们一谈起写字的人,第一反应就是“清贫”。

 

  而在日本,我们突然发现,创作原来这么“贵”。


7

  不仅仅是书,日本只要和“版权”沾边的东西,都是高价。

  周末看场电影倒是不贵,但如果你想买碟的话,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任何网站下载歌都要收费,CD的价格比国内也高了一个档;

  大一时全班团购卡西欧的电子词典,报价两千多,大家嫌贵,老师解释道,这个钱其实不是买机器,是买版权的,买电子词典中收录的几十本书的版权。

 

  可即便如此昂贵,日本依然有着全亚洲最高的阅读量——每年人均四十五本书;普通歌手的专辑,也能卖出十几万张;热销小说被改编成电影,销量分分钟破百万。


              (音像店中 每月更新的唱片排行)

  人们心平气和的理解、接受“版权很贵”这件事,并老老实实为其掏钱,而不奸巧钻缝。

  所以,在日本,小说家娶到女演员不稀奇,偶像艺人突然宣布暂停活动,跑去写书也是常有的事。作家,是高收入的代名词。


(水岛宏,偶像演员,转型为作家并且推出处女作,累计销量突破100万册)


(日剧《legal high》中,作家与女演员/主播的夫妻档)

  村上春树的《1Q84》当年上市时,出版社的宣传活动,完全不亚于任何一个巨星,东京更是挂出巨幅海报造势。

  什么时候,我们的作家,也可以是“声势浩大”,而非“默默无闻”的呢?

8

  高中时,疯狂英语的李阳来演讲。那时他刚爆出家暴丑闻,我坐在台下冷眼看着他,兴趣索然。

  可演讲最后,他讲了一句话,我记到现在。他说:

  “这个世界上,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是创造。”

9

  英国有130年历史的巴诺书店,亏损严重,创始人开始考虑收购六百多家实体店了。

  世界最大唱片行HMV宣布破产,乐迷们再也无法“朝圣”了。

 

  金曲奖颁奖礼上,主持人陶子心酸地说,十年前她发唱片,卖十万张会被公司骂死;可现在,卖十万张简直要开庆功宴了。

 

  实体文化产业,被数字媒体冲击、打败的那一天,早晚会到来。

  可创作不死,艺术永在,无论以何种形式。因为它们如同空气,是人类生存的必需品。


               (日本国民偶像 岚 的专辑预售)

10

  题外话

  据统计

  我的母校,其图书馆以全国第二的藏书量闻名,迄今借阅次数最多的书是《盗墓笔记》。

  而我留学的大学,图书馆借阅量前三名分别是《1Q84》、《挪威的森林》《海边的卡夫卡》。

11

  你花的每一笔钱,都是给你未来想要的世界投票。

                                                      20161023


北海道大学交换留学中,特设「知日」专栏

不盲目仇日、不谄媚亲日,意在知日


当|我们混在一起

                                                       微信ID:three7st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