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彩印店铺协会
当前位置:首页> 行业动态 >身处六七线城市,我为什么还从事文案?

身处六七线城市,我为什么还从事文案?

发布日期:2021-07-31 07:43:21 来源:冲个凉


人们会告诉你他们是怎样的人,但我们总是选择忽略,因为我们总希望他们成为我们想要的样子。——Don Draper


将写文字作为职业,首先让人想到的是作家。

然后会是编辑、记者之类,后来又有了写手。

而我并没有所有这些的头衔或者职称,我以写文字作为谋生技能的那一年,我是被称为“文员”的人,幸好,不是“打字文员”,因为这样逼格就为负数了。

 

最初接触“文案”这个概念,是在奥格威的《一个广告人的自白》,但当初每逢我说我是做广告的,在六七线的城市,总会被误以为是“广告设计”,因为人们很淳朴,他们看到的,就是花花绿绿的图形和艺术字,其中改革开放哪一类墙面海报深深地影响了他们,包括我自己。

 

文案,Copywriter。

 

我英语不怎么好,我一开始以为文案就要复制,然后再稍微编辑下,就可以用了。

然后,我后来真的这么做了。做广告这一行,不是你抄人就是人抄你,大家抄来抄去好不热闹,甚至现在流行的蹭热点,都是用的一样内容,形式和高考的命题作品差不多。老师说,今期的热点是“我有一个梦想”,同学们接下来就以这个命题写一篇作文,字数不能超过140

 

于是,在作家和写手以后,出现了一个叫做段子手的高材生。

 

作为文案顿感压力山大,无论是来自老板还是甲方,总会跟你说杜蕾斯,一下子,大家都仿佛成为了“优秀文案评审员”,而“别人家的孩子”就是杜蕾斯。

 

唉。奥美啊!天联啊!里奥贝纳啊!4A啊!那些都是曾经在读大学时梦寐以求的环境。但不是所有人都去的了北上广深,作为一个读着老是要给别人“我学的专业是什么”的普通本科生,在毫无广告底子,完全靠自学的人,连本地的广告印刷店都没人要。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从文员成为网络编辑,然后是文案编辑,然后是文案策划,然后是品牌策划,然后是自己加入的工作室自诩的“创意总监”,再到所谓其他的听起来高大上但是心里很虚的称谓。

 

但我内心知道我本质上就是一个文案,而且我引以为豪。

因为,在我的认知里,所有伟大的广告人,大多数都是文案。

 

但挂着文案这个名称总觉得对不起老板或广告主,因为我从来都是写这些文案,而不是那些文案。这些文案就是日常的不起眼的文书,优惠券上的口号,为对接海报画面的几个字,蹭热点而作的长文,领导人的讲稿,不痛不痒的微电影台词剧情,长篇大论的行业分析,可以套模板的商业方案……

 

让人觉得,你根本就是个文员,怎么能成为文案?

但是,无论是我从事哪一行,无论是传统行业还是互联网行业,或是广告传媒行业,我存在的价值,是知道我可以用书面文字很清晰地表达我代表的想法。而我发现,其实很多高谈阔论滔滔不绝的人,不一定能将自己炙热的言语变化为文字。

在这一点上,我得以谋生。

 

但我并不认为我写不出好文案,或是我没写过好文案,这只是有出街和无出街的区别。大V会写文跟我们这一群人说XY文案,说谁在自嗨谁在引导舆论,但是我们知道内容的传播远远不是文字本身就决定的。和营销一样,无论后面的理论怎样变换名字,在什么学科理论前面加上诸如“魔鬼、变态、色彩”这些让人变得冲动的词,就瞬间变得高深莫测诱人膜拜了。

 

混这行久了。越会认识到经典的才是有价值的,大师说营销,剥开那些皇帝的新衣,生下的无非就是那个4P。因为“一”字太好写了,而“二”字就是加多一横,三字就是……到了这个阶段我们都很容易认为“万”字就是写一万横!

 

文案都是很容易学会模仿的那一群人,也因此我们看到的都是基本追着一个热点,遵循一种时效风格的文案。而我们的杜蕾斯,无疑成为了引导热点舆论的那一个。搞到大家都不看书了,尤其文案新人,总会戴上别人用过的杜蕾斯,不论尺寸。

 


这种境况是很可悲的。

但我也没写过高曝光量和高传播度的文字,街边小贩和水果大姐的广告牌,有时都写得比自己出色,我彷如那种被称为“臭老九”的人,骨子里很崇尚文字,却总给不了别人喜欢的东西,一个人的文字欲,很自私。

 

但我知道,我写的文字总会有人看,也许是身边的同事,上面的领导,终端卖场的经销商或是消费者。至于感不感动他们,触动不触动心灵,撞没撞到G点,这个真的是无从考究。但有一点肯定的是,虽然有时造作有时跟风有时偶尔有才华的超常发挥,至少都能够清晰地传达这个主题,这张传单,这份海报等等的基本内容。至于是不是因为这个内容阐述的形式而促进销售,我不敢说。

 

我只能尽量去对话,从一些不起眼的文书,优惠券的口号,海报上的文字,软文,讲稿,和王家卫沾不上边的电影广告对白,某些有时略有深思的分析长文或是基于需求而作的商业方案……我作为文案,都竭力在用逻辑清晰的文句去表达。

 

有人说你现在都不是专职文案了,你说的这些没什么卵用,多看看杜蕾斯,那才叫文案。我想这也是我看不到好文案的原因吧。我承认杜蕾斯,但没必要人人都是杜蕾斯。性是最好玩的主题,也是最容易吸引人的题材,斯文人都有意淫的精彩画面,又何况那些促使你意淫的广告商?

 

确实,有好和不好的文案,就如产品也有好坏之分。

但身处六七线城市的我,为什么还想写文案呢?

因为,这个世界真的好大呀!也不是全世界人都在用杜蕾斯。